情網婚桎
章節目錄

第六十三章 天下男人一德性

書名:情網婚桎 作者:嫣然輕笑 字數:12118

63.天下男人一德性

一家裝修得極其考究的小飯館裏。【無彈窗.】何俊不停地夾著各式的小菜放到宋小璐的碗裏。

“小璐你嚐嚐這個。這家的小菜都是風味,做得特別地道。”

宋小璐當著柯玲的麵兒有點不好意思地嗔怪:“你別光顧我呀。”也夾了菜放到柯玲的碗裏。“柯玲你別光吃飯,多吃點菜呀。”

“我怎麽覺得自己跟個大電燈泡似的!”柯玲拿眼角斜睨了一目何俊:“行啊,何俊。認識你這麽長時間了,真沒想到你還挺會關心人的。”

“那得分對誰。像你對齊總不也是一樣嗎?”

柯玲惡狠狠地瞪了何俊一眼。何俊隻顧對宋小璐燦爛地笑著,假裝沒看見。宋小璐和何俊一副柔情蜜意的模樣,好像根本就沒她這個人。柯玲暗暗地咬了咬牙。

下午,何俊進齊正宇的辦公室之前,齊正宇特意交待顏妤和宋小璐:“在我們談話期間,不管什麽事兒,都不允許進來打擾。”

齊正宇找何俊到底什麽事兒?在外間的宋小璐急得有點坐立不安了。

“顏妤你說齊總找何俊到底什麽事兒喲,搞得神神秘秘的好像很複雜似的。”

“不知道。待會兒何俊出來你問問不就行了嗎?”

“不是。我就覺得有點奇怪。以前齊總找人談話從來都沒這樣過呀。”

愛上一個人就有了牽掛。顏妤安慰宋小璐:“應該是什麽重要的事兒吧!不過看樣子好像不是壞事兒。”

其實,何俊心裏也挺沒底的。以前有什麽事兒,齊正宇在麻將桌上就直接說了。齊正宇是頭一次這麽嚴肅地找他談話。

顏妤打電話把他從樓上叫下來。好幾分鍾,齊正宇隻顧低頭看著自己手裏的東西,他進來後打招呼齊正宇連頭都沒抬,好像根本就沒他這個人似的。齊正宇的態度讓何俊的心裏七上八下的,也不知道他到底要跟他談些什麽。

何俊掏出支煙遞給齊正宇:“抽煙。”

齊正宇接過來了。他自己也隨之借機點上。和齊正宇認識那麽多年了,工作之餘就像朋友一樣,可在工作時齊正宇的那種天生的威懾感,即使是最好的朋友,隻要在他手下工作,也讓人不敢越雷池半步。工作和業餘齊正宇一向把兩條界線劃分得十分清楚。雖然如此,何俊還是不太習慣稱呼齊正宇為齊總。對此,齊正宇也習慣了。

齊正宇從拙屜裏拿出那天在宋小璐桌上看見過的廣告雜誌,扔給何俊:“你先看看這個。”

“什麽?”何俊疑惑不解,隨手翻了翻,經濟部的產值效益月報表呈現出來,他不明白地抬頭看了看齊正宇。

“從小宋那兒拿過來的,一不小心看到的。”

“是嗎?”何俊馬上明白了齊正宇的意思。他臉“唰”的一下紅了,自嘲地笑笑。齊正宇是個聰明的人,他沒必要再多解釋什麽。

齊正宇點到為止。他頓了片刻,說:“何俊,我考慮想把公司的經濟部讓你承包下來。”

“讓我承包經濟部?”何俊沒有想到。

齊正宇點頭:“你可以按照客戶的廣告費用抵押產品選擇公司的各種媒體。當然,廣告媒體的價格按公司買斷的成本價給你。至於財務方麵,你可以單獨立帳或者重新開戶,每月月底結帳,盈虧自負,價格是三萬元。剩餘的利潤除去你手下員工的開資歸你個人支配。這件事,你先考慮考慮,覺得可行的話,寫個承包方案給我。”

“我考慮考慮。”

“好。”

何俊以他做了多年的經濟部主任的經驗精心地計算了一下:經濟部的業務平均每月效益產值在六十萬元左右,去掉媒體成本,那麽還有十多萬元的利潤。而再除去交給公司的3萬元承包費及其他包括員工開資等費用,仍會有六七萬元的剩餘。其實在齊正宇跟他說此事之前他早就有此想法,否則他也不會偷偷的在外麵搞業務截流。不過公司一向沒有這樣的先例,他也不好說什麽。現在齊正宇既然提出來了,他決不會放棄這個觸手發財的機會。

在咖啡廳裏,宋小璐後悔不迭地拍自己的腦袋自責:

“哎呀,我真是笨死了,怎麽能把月報裘夾到書裏呢?真是的!”

何俊攪動杯子裏的咖啡:“其實齊正宇也沒說什麽。我倆這個關係,也有情可原。我想他也理解。”

“那你呢?真想把經濟部包下來?你有把握嗎?”

“我想沒什麽問題吧。隻要你肯幫助我。”

“我?我能幫你什麽呀?”

何俊想跟宋小璐借錢。經濟部的先期投入需要一筆流動資金運轉。何俊承諾:“小璐,我保證一個月之後就還你。”

這讓宋小璐很為難。在某種特定情況下,錢,有時候比女人的身子更為重要。

“顏妤,你說我借不借他?”宋小璐忍不住把這件事告訴了顏妤。

“我就不信他手裏沒錢,非得要跟你借。”

“他跟他老婆感情不好。他的錢都在他老破手裏呢!唉!”

“他跟你說的?”

宋小璐點頭,“他跟我說過他和他老婆感情不和,他的婚姻挺不幸福的。”

“你聽他瞎說!他們這種已婚男人,誘騙女孩子上床最普遍的借口就是婚姻生活不幸福,你也就能信!”

“可是……他沒必要騙我呀!再說,他和我……都已經那個樣過了。”

“四萬塊錢,不是個小數目,你好好想想。”

宋小璐很苦惱:“我也挺矛盾的。這些錢是我的所有的積蓄。以後結婚就指望著它了。萬一要是出點差錯,那就全完了。可是我要是不借給他又怕傷了感情。不瞞你說顏妤,我跟他已經那個了。跟你說你可能都不相信,在他之前除了我以前的男友,我從來沒跟過第二個男人有過任何親密行為。說句實話我挺珍惜這份感情的。”

顏妤籲了口氣:“我真服了你了,小璐。我也沒辦法,借不借,我看還是你自己拿主意吧!”

最終,宋小璐還是把錢借給了何俊。

宋小璐讓何俊和他一起去的銀行。她把提出來的錢直接遞給何俊,很有意味的笑著說:“我就這些家底,現在都交給你了。”

“回去我給你打個欠條吧!”

“不用。錢我都敢借給你了。我自己……人也已經給你了,我還有什麽信不過你的呢?”

一個女人一旦愛上一個人,那麽她就會不惜以自已的任何代價去冒險、下賭注。宋小璐的話讓何俊有些感動。在這一瞬間,他差一點兒真的要愛上宋小璐了。

宋小璐對何俊越來越好。打麻將的時候,她就搬把椅子坐在何俊的旁邊看著,陪著。反正現在公司裏的人都知道他們的事兒了,她也不用背著誰了。

“你餓嗎?”“你渴嗎?”宋小璐常問何俊這句話。像個小保姆似地獻著殷勤,連著給大夥端茶倒水。

柯玲對何俊和宋小璐的事兒一直耿耿予懷。可是她卻越來越頻繁地找時間去親近宋小璐。慢慢地,兩個女人之間幾乎成了一對無話不談的好朋友。

相反,何俊卻開始對宋小璐越來越疏遠。幾次宋小璐邀請何俊一塊兒出去吃頓飯或唱歌什麽的,何俊都找理由拒絕了。這讓宋小璐感到百思不得其解且又心煩意亂。她苦惱地和柯玲抱怨:“柯玲你說男人是不是個個都沒長性呀?喜歡一個女人一旦上過床占有了得到手了,就開始覺得沒意思變心了?”

“差不多吧!我跟你說小宋,天下男人除了銀行戶頭上的數字不一樣之外,全都是一個德性,屬貓的,偷嘴,不能慣他們的毛病。你對他越好,他越用爪子撓你。等你不理他了,他又開始過來討好你。*脾氣!都是。”

“我總覺得何俊這一段時間特別不正常。好像挺煩我似的。”宋小璐憂心忡忡,“我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錯了什麽,把他給惹著了。”

“不會吧!我看何俊對你挺好的。”

“我都沒法跟你說。”宋小璐苦著臉笑笑搖頭,“這種事情,其實隻有自己心裏最清楚。”

“我看他可能是承包經濟部壓力太大了,有點忽略你了。但不一定就是說他對你變心了。他不像是那種人啊。”

“剛開始我也是這麽想。可是根本就不是那麽回事兒。我跟你說柯玲,他現在都懶得接我的電話。”

柯玲略作沉吟:“要我說小宋,你就是對她太好了。我還是那句話:男人不能慣。就像我對齊正宇,我就是對他太好了。以前我脾氣特別暴躁,點火就著。我以前的男友對我特別的好,百依百順的。可我就是不知足。不是我想教壞你,我算是看透了,男女之間就是那麽回事兒,你不能把感情看得太重了,要不到頭來吃虧的是你自個兒。”

“我要是像你看得那麽開就好了!”宋小璐歎息:“跟你說柯玲,我這個人吃虧就吃虧在太注重感情,太專一了!”

“要不我有空找他談談。看看他到底怎麽回事兒。”

宋小璐未置可否。頓了片刻,忽然道:“柯玲,我覺得齊總對顏妤挺那個的。”

柯玲的眼睛一下子就瞪圓了。“挺哪個的?”

“我也說不好。反正就覺得他對顏妤挺好的。”拍了下手,“唉,這事兒你心裏多少有個數兒就行了。我也是閑著沒事兒瞎猜的。”

柯玲定定地看了一眼宋小璐,沒有再說什麽。

晚上下班打麻將的時候,宋小璐忽然胃疼。剛開始疼的時候,她起來給自己倒了杯熱水,以為忍一忍就會忍過去了。卻沒想到越來越疼得厲害,汗都出來了。何俊打麻將打得專心致誌的。今晚他的牌運特別的好,幾乎是把把坐莊,根本就沒注意到她。宋小璐忍無可忍了,才下決心地拽了下何俊的衣袖。拽了幾下,何俊才不耐煩地問她:“幹嗎,你又?”

“我胃疼。你送我回去吧!”宋小璐近乎於用哀求的口吻。

“你沒看見我正打麻將呢嗎!”何俊相當不耐煩:“我哪有時間送你呀?”

宋小璐怔住了。那一瞬間,她忘記了疼痛。她懷疑那句話到底是不是何俊說的。此時,讓她顧及的不是她在眾人前的麵子。而是何俊對她的態度。她很快做出結論,剛才一定是自己聽錯了。她對他那麽好,他怎麽能在這麽多人麵前和她吼呢?

宋小璐釋然了。她小心翼翼地:“何俊,你先讓給別人替你玩一會兒,我真的疼得忍不住了。”

“你這人怎麽這樣!”何俊氣呼呼地扔下手裏的牌:“就當還沒認識我呢行不行!”

宋小璐哪能受得了這個!她吃驚地看著何俊。愣了好大一會兒,才緩過神兒來。起身跑到裏間的經理室哭去了。

柯玲的腳在桌子底下踢了何俊一腳:“你怎麽這麽混球哇!人家小宋對你多好,太沒良心了,你!嗤!男人都是一個德行,沒吃著女人身上那一口的時候比孫子還孫子,一旦吃上了,比老爺都老爺!”

齊正宇看了她一眼,扭轉頭也說:“何俊,你真是有點太過分了啊!”

“就是,也太不給人家麵子了。”大夥七嘴八舌地開始攻擊何俊。何俊滿不在乎:“我到底怎麽啦,我?好像和你們有什麽深仇大恨似的。咱們到底還玩不玩了?你們可不能看我贏了錢就趁機會不給錢想溜了。”

“何俊你怎麽這麽沒人情味呀!”柯玲“嘩”的推倒碼好的麻將牌,“不玩了,我看看小宋去。”

這下誰也玩不成了。何俊懊惱地晾開牌:“眼瞅著就和了。”

齊正宇玩世不恭的說:“何俊,不是我說你。你可不能學我。我是風流成性,花間徜徉。可怎麽說小璐和玲姐她們不一樣。你要是不是認真的,就早點和人家攤牌。再這樣鬧下去,容易出亂子。”

何俊很不在意的揮了下手:“沒那嚴重,女人嘛,哄幾句就沒事兒了。”

宋小璐拉著柯玲的手,哭訴:“柯玲你也看到了他是怎麽對我的。男人怎麽都這樣沒良心呢?對他我可是就差一點兒把心掏給他了。我清清白白一個大姑娘,就這樣把身子給他了,你說,還得讓我怎麽樣他才能滿意呀!他卻對我這樣!”

柯玲很關懷的樣子拍拍宋小璐的肩膀:“你也別太難過了。男人都那樣,風一陣雨一陣的。過去了就沒事了。不過,何俊也真是的,太不應該了。怎麽能那麽對你呢!外人都有點看不過去了。”

如此一來,宋小璐哭得更厲害了。眼睫毛上塗的睫毛液被淚水浸的將眼圈四周弄得黑乎乎的,像雙熊貓眼。柯玲在一旁忍俊不禁,掏出小鏡子遞過去:“你還哭呢,你看你成了什麽樣子了!”

宋小璐照了照,趕緊找出紙巾對著小鏡子邊哭邊擦眼睛。

何俊推門進來。宋小璐趕緊收回小鏡子,將頭趴在桌上,繼續哭泣不止。一對兒鴛鴦要親熱,柯玲知趣地躲出去了。

經過這件事以後,宋小璐和何俊的感情似乎有所回升,兩個人又開始好了起來。何俊甚至還帶宋小璐去蹦了幾次迪。這讓宋小璐的心裏多少有些安慰。她想像不出真的失去何俊的日子該怎麽過。她對他可是認真的!已經奔三十多歲的女人了,感情的遊戲她可玩不起。

外麵又下雪了。顏妤急三火四地收拾東西。得趕緊走,天氣不好,坐公交車的人一定又特別多。晚了,趕上下班高峰,到時候想擠都擠不上去。

“顏妤,你這是準備走呀?”

“下班了我不走幹嗎?”

“今晚上齊總過生日,全公司的人都去,你不去?”

“我怎麽不知道?”顏妤留住腳步:“也沒人跟我說呀。”

“我這不是正跟你說麽。大家都去,你不去的話顯得多不好看。好像你怎麽回事兒似的。”

“那怎麽辦?小璐你也不早點跟我說,我連點準備都沒有。”

“準備什麽呀。根本就什麽都不用買。齊總也不過是借個機會讓大家湊在一起高興高興。他根本就不收任何禮物。”

齊正宇事先就已經在酒店預訂好了位置。到場的除了公司裏的人,還有齊正宇的朋友。幾十個人聚集在大廳裏,杯盞交錯,歡聲笑語的,氣氛十分熱烈。

齊正宇很高興。唱過了幾首歌後還覺得不夠過癮,將麥克遞給了其他人,徑直走過去拉顏妤讓她陪他跳舞。

隨著樂曲,齊正宇摟著顏妤的細柳腰快速地旋轉起來。顏妤幾乎跟不上他的步伐了。

“你慢點兒。我的頭要暈了。我不會跳舞。”顏妤小聲請求。

齊正宇的腳步慢了下來。他的眼睛看著別處,“顏妤,你敢親我一下嗎?”

“你說什麽?”顏妤想齊正宇大概喝多了。

“我說你敢不敢親我一下。今天我過生日。”齊正宇又重複了一遍。

“不敢。”

“就當送給我的生日禮物也不行嗎?”齊正宇孩子似地討價還價。

“嗬嗬嗬,如果你敢當眾宣布一下,我就敢。”

齊正宇老實地承認:“我也不敢。”

“我就知道你不敢。”

“可有的人就敢。”

“誰?”

“夏輝。他跟我說他想在今天晚上宣布他和你的事兒。”

“他和我的事兒?笑話!我和他有什麽事兒!”

“想泡你唄。”

顏妤一咬碎牙:“他敢!”

“他有什麽不敢的。你能堵得了他的嘴?你能捆的住他的手?”

“我堵不了他的嘴也捆不了他的手。但是他敢說我就敢把這裏鬧得翻天你信不信?”

“我信。”齊正宇點頭:“那我一會兒勸勸他。”

一曲結束,顏妤剛回到自己的位置坐下,柯玲就過來叫她:“顏妤你上那邊去坐吧。他們叫你過去坐呢。”那邊指的是齊正宇那桌。

夏輝和齊正宇的幾個要好的朋友還有柯玲、雯雯他們都坐在一起。

“有什麽事兒嗎?”顏妤回頭看了那邊一跟,齊正宇衝她招了招手。在他和夏輝之間已經給她空好了一個位置。顏妤略作思忖,笑*地起身邁動修長的雙腿,扭起好看的美臀飄搖的走過去。

目錄 設定 書架 書頁
×
加入時間章節名
暫無書簽,點擊閱讀器右上角可以添加書簽哦~
×
閱讀主題:
正文字體:
雅黑 宋體 楷書
字體大小:
A- 16 A+
×
加入書架

喜歡這本書就加書架吧~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