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網婚桎
章節目錄

第五十四章 單身女人

書名:情網婚桎 作者:嫣然輕笑 字數:14685

54.單身女人

達衛平在冥思苦想中尋找著機會,在等待機會中冥思苦想。【最新章節閱讀.】

最終他為自己確定了一個穩妥的方案:

不直接和麥迪接觸,而是采取“迂回作戰”的方式,先接近麥迪的妻子,在女人身上尋找突破口,然後再伺機行動。

實施這個方案的有利條件是,麥迪不認識達衛平,麥迪的妻子顏妤也不認識他。

達衛平開始注意顏妤的行動,他發現那個女人的生活很有規律,每天除了上班下班,基本都在家裏。達衛平還注意到,那個女人天天早晨去“月亮城”舞廳晨練。

達衛平選擇了“月亮城”舞廳。

他也開始天天早晨出現在“月亮城”舞廳裏,但他不跳舞,隻是看。他在哪本雜誌上看過一篇介紹接觸女人的辦法的文章,其中有這樣一句話:“你要接觸女人嗎?要接觸女人首先疏遠女人,因為這種疏遠可以讓她感到你的神秘,從而使她產生想主動接觸你的願望。”達衛平采取的就是這種辦法。

麥迪的錄音又幫助他把顏妤送進了監獄。

姍姍則是麥迪搞的又一場感情糾葛中的犧牲品。

在這場角鬥中惟一獲勝者是他達衛平。

現在,他終於完成了自己多年的不為人知的夙願。

但是,奇怪的是達衛平此刻並沒有那種獲勝者的欣喜若狂。相反,他的心境仍然沉重,情緒仍然懶懶散散的,就像這冬日的陽光。

更使達衛平感到自我惶惑的是,一旦追求這麽多年的為美馨報仇的目標實現了,美馨在自己心中的形象反倒越來越模糊了,仿佛窯藏多年的老酒,開瓶啟封之後,一陣風,濃鬱香醇的酒香便蕩然無存了。

達衛平似乎明白了一個道理:在人世間,愛應該是實實在在的事情,一切對過去的懷戀,到頭來都不過是根本靠不住的海市蜃樓。

達衛平從回憶中回轉過來。

“走吧,我們回店裏去。”

水萍挽起達衛平的一隻胳膊。

“達哥,我們回家。”

天心挽起達衛平的另外一隻胳膊。

達衛平和兩個姑娘一起走下法院的台階。

幾個年輕漂亮的姑娘從他身邊走過,灑下一陣歡笑,飄過一股青春的氣息。

達衛平忍不住回過頭去多看了幾眼。

回頭率?

達衛平自己忍不住笑了。

他想:也許我該重新生活了。36歲,正是男人的好時候。

唐婉麗不在。

桌子上放著唐婉麗留的一張字條,說是去大連出差,要過幾天才能回來。唐婉麗在另一家公司的銷售部工作,作息時間十分自由。

一切歸於平靜,當塵埃落定的時候,顏妤雖然在法律上對麥迪的死不付什麽責任,但她總覺得內心裏有什麽芥蒂,耿耿於心,不能釋懷。

逝人已去,再加上有達衛平和她之間那種雖情緣但終究情變恨的經曆,顏妤心灰意冷。

躲開這個城市——這是顏妤的打算。

顏妤現在在這個初到的城市和唐婉麗住在一起。

顏妤在天生是個麗質美人兒,一頭淡淡玉米黃的靚發濃密細柔地卷曲著,小巧的鼻梁微微翹起,頸脖溫潤如玉,臉美得簡直是一種罪惡。特別是那雙眸子墨色幽深,是秋水是藍天是詩是夢是溫馨是**是熱烈而又是潔靜。胸飽滿,腰細柳,臀微微上翹。這樣的美人兒,天之尤物,現在工作的那個公司裏那些男人私下裏說,隻要有她的身影在眼前晃動,一天不吃飯都不覺得餓。

最近,老總齊正宇似乎也對她格外的熱絡起來,雖然那個私情很濫的齊正宇在公司裏已經明著暗著有了兩個“蜜”。

她有時候看著這些諂媚的男人,心裏不自然的就想著,情是什麽?戀情?愛情?或者直白的可以說豔情?

顏妤一個人懶洋洋地做飯,隨便地泡了一袋方便麵,就著榨菜,就把一頓晚飯對付過去了。

大概唐婉麗走得太匆忙了,換下來的*,還有前不久剛買的那件情趣小小褲,以及一套時髦的外套扔得七零八落哪都是,屋子裏弄得亂七八糟的。

唐婉麗最近變了,麵色紅潤水光,顏妤猜測她一定是得到了男人某種愛的滋潤,印證這個猜測還有個佐證:她買了那件很有感的情趣小小褲。沒有男人,她穿著這個跟誰去看呢?

顏妤和唐婉麗是新交的好友,共同在這座城市的不同公司裏做“白領麗人”,合租了這套房子。

顏妤慢騰騰地收拾,純粹是給自己找事消磨時間。太早了,才晚上八點多,冬天的夜特別漫長,睡不著覺,唐婉麗走了,身邊也沒有個可以說話可以給她愛撫的異性,抑或是同性也好……

挨到十點多了,顏妤還是一點睡意都沒有。手上的一本雜誌也看完了,就連廣告征婚啟示什麽的,她都仔細讀了一遍。實在是沒什麽可看的了。燈太亮,太不容易培養睡意。顏妤起床去關燈。

這時有人敲窗戶。顏妤嚇得打了一個激靈,她們租住的房子是一樓。幾秒種之內,她呆呆地站在原地一動不敢動,害怕自己發出什麽響動。夜太靜了,敲窗戶的聲音越來越急,越來越響。

顏妤害怕極了。她不知道這麽晚了,還會有誰來找她,或者是找唐婉麗?可她們平時基本上不和外人怎麽接觸。

顏妤定了定神,大聲地問:“誰?”

外麵的人不回答,仍在敲窗戶。

“誰呀?”顏妤不知哪來的勇氣,“嘩”的一聲拉開窗簾,隔著防盜窗和玻璃,看見外麵站著一個陌生的男人,可她根本就不認識。

“你幹嗎?”

“我是別人介紹來的,你們還做不做生意了?”

男人兩手抓著鐵護欄,臉幾乎要貼到窗戶的玻璃上了。

“你*的有病呀!”顏妤叉著腰,表現得像個小潑婦。

“我就是有病才來找你的嘛!嘿嘿嘿!”男人從口袋裏掏出幾張百元的紙鈔晃了晃:“別跟我裝了,我可以先付錢,後辦事。開門吧!侍候我滿意了的話,我還可以再幫你們拉來幾個客戶呢!”

顏妤氣極了。大罵道:“臭流氓,你給我滾!要不我叫人了!”

這時候顏妤忘記了害怕,剩下的全都是憤怒了。*的,這個王八蛋男人競把自己當成雞了!這叫什麽事!莫名其妙?還是事出有因?

“*的*,有錢不賺,跟我裝緊!”男人罵咧咧心不甘情不願地嘟嚷著走了。

顏妤這時候才想起害怕,不敢關燈,一個人傻傻地坐了很長時間都不敢動彈。

臨睡前,顏妤又將窗戶和門檢查了一遍,她總是不敢確認到底關沒關嚴實門窗。這一夜,顏妤在夢中被驚醒了好幾次。

因為沒睡好覺,顏妤的頭一直是暈沉沉的,同寫字間的宋小璐好幾次跟她說話,講的是什麽,她都沒聽清。

“顏妤,你怎麽回事兒?心不在焉的。昨夜……”

“頭疼,可能昨晚沒睡好覺。”

“嘻嘻嘻,我就知道你沒睡好!你這樣有感迷人,我要是男人,那我也夜夜對你折騰個沒完沒了……”

“去去去!別瞎說,我哪有什麽男人……”

兩人嘰嘰喳喳的翻飛著各自的兩片紅唇,電話鈴倏然響起。電話是樓上財會部打來的,叫顏妤上去取公司本月各部門的效益月報表。

“我上去替你取吧!”宋小璐馬上表現的很熱情:“我正好上去報銷這個月的月票費。”

宋小璐偷偷地把經濟部的月報表*。顏妤沒有發現。宋小璐把東西交給她後,她直接把東西交給了老總齊正宇。顏妤根本就不會想到宋小璐會把何俊那個部門的月報表拿走。宋小璐和經濟部經理何俊早就“同床互補”過了。

兩天後,齊正宇騰出空來審檢公司各部的月報表。一個月來,經濟部呈報上來的廣告費用的抵押物品總是和財會實際入帳總額對不上。有人跟他說何俊在外麵低價兜售廣告物資,剛開始齊正宇並不相信。何俊是和他一起摸爬滾打出來的老搭擋了,他怎麽會背著他在外麵搞截流呢?直到不斷的有客戶打過來電話指責齊正宇壓低價錢賣他們的產品,擾亂了他們銷售市場時,齊正宇才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

可在問題沒弄清楚之前,他不能無憑無據地做結論。在工作上,他的原則性很強。特別是對像何俊這樣的老朋友。齊正宇翻了幾遍月報表,卻單單少了經濟部的。他以為他放錯了地方,找了幾遍都沒有。

齊正宇把顏妤叫過來,並沒有嚴肅的表情,相反,就像是在問自己的女友“寶貝,你吃了嗎?”一樣的滿臉蜜意:“顏妤,經濟部的月報表呢??

“都在裏麵呀。”

齊正宇還是微笑,他把一摞報表遞給顏妤:“你自己找找看。”

顏妤一篇篇地翻著,沒有。

“可是……許小璐給我拿下來的時候,我根本沒動,就直接給您了。”

“噢……是這樣,那你打電話問問財會是不是忘拿下來了。”

顏妤撥通電話。

“沒拉,都拿下去了。”財會那邊說得很肯定。

顏妤隻好瞪著好看的大眼睛,柔弱無助的看著齊正宇,這件事她無法做出合理的解釋。通常在這種狀況下,美女們都是這樣一種楚楚動人的樣子。

顏妤惹人憐愛的樣子果然讓齊正宇心裏某根弦微微顫動了一下,他似乎怕嚇到了這個嬌俏媚柔的下屬一樣,平淡的說:“那你記住,以後財會部做出來的月報表要自己去取。”

顏妤很委屈的點頭:“我以後一定注意!”

“一會兒你上樓再讓財會給我做一份拿下來。”

“好的。”

顏妤從齊正宇的辦公室裏出來,剛在自己的座位上落座,宋小璐就湊上來關心地問:“怎麽看你臉色不太好?挨尅了?喲喲喲!這齊總怎麽一點兒也不懂得憐花惜玉。對了,齊總找你什麽事兒。”

“經濟部的月報表不見了。”

“那他沒怎麽說你吧?”宋小璐比當事人還要緊張。

“沒有。”

宋小璐籲了口氣,圓嘟嘟的粉臉對顏妤笑了笑:“看,我說還是美女吃香吧。齊總對你挺好的。以前那個文案有一次也把月報表給弄丟了一張,他當著大夥的麵兒當時就發火把人家給刺兒了一頓。”

顏妤用那雙美麗的眼睛看了宋小璐一眼,沒說什麽,轉身上樓去了。

宋小璐急忙從抽屜裏翻出那張月報表,放進顏妤的抽屜裏,思忖了片刻,又覺得不妥,隻得又重新拿回來放回原處。她已經把月報表複印了一份交給了何俊。本來她早就想找個機會把月報表悄悄地放回去的,可卻一直沒有找到合適的機會。事到如今,她絕對不能讓他們發現報表在她這裏。她得盡快把那張報表毀掉。

宋小璐剛把報表撕成兩半,雯雯忽然從外麵進來。

“小璐,齊總在嗎?”

“在。”宋小璐嚇了一跳,急忙把報表夾到放在桌麵上的一本廣告雜誌書裏,扔進抽屜。然後衝雯雯一努嘴:

“齊總在裏麵呢!”

雯雯推門進去。

齊正宇有數日未和雯雯親熱,且他還有個癖好,喜歡玩辦公室情趣。偷偷的有幾次,他就曾叫過來雯雯,反鎖了房門,在裏間的辦公桌上,老板椅旁,用不同的姿勢和雯雯一起共度愛河,看著雯雯在恐慌緊張中的高峰,他就如一頭小雄獸般的興奮。他把這個在辦公室裏的做叫做“美國式”,他說,這個最早就是從美國流傳過來的。老美生活快節奏,常常是在辦公室的一點兒閑暇時間,不用除去上半身的衣服,既輕鬆又刺激的就用*把男歡女愛的事情辦了。

“寶貝兒,你怎麽來了?有事兒嗎?”齊正宇邊說著話,邊就上前抱住了雯雯,兩隻手就不老實,在她身上放肆的*。

“……”雯雯無語,似有難言之事。

“你又怎麽了?”齊正宇的手已經鑽進了她的衣服,順著光滑的*攀升到了文胸外,隔著文胸握住了她。“是不是沒錢了?我們先做一次‘美國式’吧!”

雯雯仰起頭,用那雙媚媚的眼睛盯著齊正宇,一字一頓地:“我……懷孕了!”

齊正宇猛地愣了愣,似乎抓握住*的那隻手也驟然鬆了一下:“是我的嗎?”

“齊正宇你混蛋!”

門忘記關死,宋小璐在外屋聽得清清楚楚。雯雯懷孕了,齊正宇竟然不敢肯定雯雯肚子裏的孩子到底是不是自己的。

屋裏,齊正宇已經抽回了自己那隻剛剛還握著香乳的手,打了一個手勢:“好吧,去把孩子打掉,我寫個條兒,你去樓上財會部取錢。”

雯雯哭了,她一句話也說不出來。這是她在和齊正宇之間的感情上加的最後一個籌碼。齊正宇那麽喜歡孩子,可他卻竟然不要她生的孩子!哪怕這個孩子是他的,他都不以為惜!沒什麽好說的了。不管怎麽說,她都不能貿然把孩子生下來。二十多六的女人了,她不能不對自己以後的生活加以冷靜理智的分析。雯雯深深地吸了下鼻子,擦著眼淚出去了。

看見雯雯哭了,同策劃部的柯玲迫不及待地跑到樓下的總經理辦去問宋小璐。不能讓齊正宇看見,她把宋小璐叫到走廊裏。

“怎麽回事兒?剛才。”

“雯雯懷孕了。”

“懷孕了?”

“齊總讓她把孩子打掉。”

“我說的麽。”柯玲鬆了一口氣。雯雯懷孕了,齊正宇不想要,這讓她很輕鬆。

柯玲在公司裏是以總經理的準女友自居的,但齊正宇卻對她若即若離,雖然和她同居在一起,卻似乎隻是為了某些*的需要和她同居,她自己也不清楚兩人之間有沒有愛。關於齊正宇和策劃部的雯雯間的“私情”,她管不了齊正宇,隻能放任自流。

次日,是顏妤陪著雯雯去醫院做的人流。雯雯幫顏妤跟齊正宇請假。

“我想讓顏妤陪我去醫院。”

“……顏妤同意了嗎?”

“我已經跟她說好了。”

“好吧!”齊正宇看著雯雯,“你出去叫顏妤進來。”

顏妤進來了。齊正宇拉開抽屜拿出一摞錢遞給顏妤,“去醫院做手術時用。然後再幫我看看替她買點補品什麽的。萬一要是有什麽事的話,給我打個電話。”

“……齊總,你該陪她去。”

齊正宇:“……我沒有時間。”

顏妤不再說什麽,接過錢,轉身出去了。

齊正宇皺著眉頭,什麽也做不下去了。“也不知道她是怎麽看我的。”他心裏想。

顏妤站在醫院的走廊裏,焦急地望著手術室的門。她聽見雯雯因疼痛而發出聲嘶力竭絕望無助的慘叫和醫生冷冰冰的訓斥聲。顏妤覺得自己的心被揪得緊緊的——胸口那種被某種東西強製壓迫的抑悶。即使做為一個局外人,在這種地方,麵對這樣的事,她也無法讓自己平靜下來。

雯雯的手機響了。顏妤的手裏拎著雯雯的背包。

顏妤拿出雯雯的手機:“喂?”

對方很意外。“你誰呀?”是一個中年男子的聲音。

“我是雯雯的同事。”

“雯雯呢?”

顏妤看了一眼手術室的門猶豫了片刻。

“她去洗手間了。你哪位,要不一會兒她回來我讓她給你回電話。”

“你告訴她我某楊就行,她知道我是誰。”

“行。”顏妤剛放下電話,就看見手術室的門開了。雯雯手捂著腹部,腰彎著麵色慘白地從裏麵走出來。顏妤跑過去扶雯雯:“雯姐,你沒事吧?”

雯雯無力地搖了搖頭。顏妤扶著她找了一張椅子坐了下來。

雯雯和齊總在一起以後,齊正宇為了和她行歡方便,出錢給她讓她租了一套高級公寓房,她從家裏搬了出來自己住。屋裏厚重的窗簾將窗戶遮得嚴嚴實實。整套屋子好像與世隔絕了一樣。梳妝台前的椅子靠背上胡亂地搭放著兩件睡衣——其中一件是男式的睡衣,地下的拖鞋也是如此。

顏妤安頓好雯雯躺在床上休息,她去廚房很快做了一碗熱氣騰騰的香氣四溢的肉絲雞蛋麵條端出來。

“雯姐,快起來趁熱吃吧。”

雯雯坐起來,吸了吸鼻子:“挺香的。沒想到你還有這一手。”

顏妤笑著:“我也就是麵條做得好,正好跟你顯擺了一把。對了雯姐,剛才在醫院的時候有一個某楊的打電話找你,男的。”

“是嗎?你怎麽跟他說的?”雯雯表情緊張。

“我說你去洗手間了。”

雯雯釋然:“顏妤,這幾天有人打電話到公司找我的話,就說我出差了。”

“唔。”顏妤點頭答應。

兩人沉默了片刻,“顏妤,”雯雯忽然問:“你交過男朋友嗎?”

“交過,整整處了三年,後來被人家淘汰了。”

“為什麽?”

“他是個孝子,他爸媽不喜歡我。我說要不咱倆分手吧!他說行,就分手了。”

“就這麽簡單?”

“就這麽簡單。”

“……那你們有沒有發生那種關係?呃……我是說你還是不是……*?”雯雯盡量讓自己顯得很隨便地問道。

顏妤長長地籲了口氣,“整整三年,你想想我們會不會發生關係?現在,還找的到我這個年齡的*嗎?”

雯雯看著顏妤,“……顏妤,剛才你在醫院接的那個電話是我的……”雯雯艱難地選擇合適的字眼:“我的那位打來的。反正你明白我說的意思。他對我很好,特別特別的好。而且。他也很愛他的老婆。和他在一起,我無法要求他給我什麽承諾。他和齊總不一樣。說實話,這次懷孕我也不知道到底是齊正宇的,還是他的。夾在他們兩個人中間,我不知道自己到底要的是什麽。我心裏比誰都明白,他們兩個人誰都不是屬於我的。可我卻誰都放棄不下。我……算了,不說了。”雯雯自嘲地:“顏妤,你不會笑話我水性揚花什麽的吧?”

“不會。”顏妤笑笑。“我理解。”

顏妤真的很理解。在心裏,她悄悄地把自己當作是雯雯,她也許會這麽做的——感情互補。不過,想過之後,她還是慶幸自己不是雯雯。畢竟她和雯雯不一樣!

雯雯的媽媽來了。顏妤執意從雯雯那兒出來以後,天已經很黑了。

路過公用電話亭,她給齊正宇打了一個電話。

“你現在在哪兒呢?”聽到顏妤的聲音,齊正宇很高興。顏妤第一次主動給他打電話。

“齊總,你應該去看看雯姐。”顏妤說完這句話就把電話掛了。她實在想不出還應該跟齊正宇說些什麽。

那邊,齊正宇生氣地把手機放到茶幾上。迄今為止,還從來沒有一個人敢摔他的電話。仗著什麽?還不是就仗著自己對她流露出的那麽些好感嗎?切!

柯玲像媽媽一樣關切地拍拍齊正宇的臉,“誰又惹咱家大寶生氣了?”

目錄 設定 書架 書頁
×
加入時間章節名
暫無書簽,點擊閱讀器右上角可以添加書簽哦~
×
閱讀主題:
正文字體:
雅黑 宋體 楷書
字體大小:
A- 16 A+
×
加入書架

喜歡這本書就加書架吧~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