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網婚桎
章節目錄

第五十章 尋找情人的蹤跡

書名:情網婚桎 作者:嫣然輕笑 字數:10860

50.尋找情人的蹤跡

幾個人一起離開益達貿易公司,坐方開的車來到姍姍住的地方。【最新章節閱讀.】

那是一片新開發的小區,和海靠得很近。附近有一些高大的棕櫚樹,寬大的葉子隨著海風搖擺。姍姍家住的那棟樓是一座粉色的建築物,被棕櫚樹包圍著,透過棕櫚樹葉的縫隙遠遠看去,好像看著一些粉色的木棉花。

北光領著一行人走進那棟樓,拾階而上,來到4樓門前。

“這就是姍姍家。”北光說。

方按按門鈴,沒有開門。

又敲敲門,也沒有人開門。

“也許姍姍沒在家?”梅說。

“或者發生了什麽意外?”

湯看了梅一眼,雖然她說的話不吉利,但是在警察的生涯中這是經常遇到的:一個人不見了,警察找到這個人所在的地方,打開門發現是一具屍體……但願我們打開門時不要發現姍姍的屍體。

“我們用那兩把鑰匙開這門,也許能打開。”

湯說著就掏出那兩把鑰匙,先用那把新的鋁合金鑰匙開門鎖,沒開開。又用那把銅鑰匙開門鎖,竟然打開了。

湯回頭互相看看,每個人都麵露喜色——進展順利。

好像有人上樓梯。

拉開外麵的門,裏麵還有一道門,好像是新安的。

湯非常有把握地說:“那把新鑰匙一定能打開這個新門。”

說著就用那把新鑰匙去看新門,試驗了半天,竟然打不開。新鑰匙打不開新門,這是怎麽回事?

就在這時,身後有個女人在說話:

“哎,你們為什麽開我家的門……”

是一個年輕女人。滿臉驚訝,一副遇到強盜的樣子。

是姍姍嗎?

回頭看不是。

“我們是警察。”方亮出證件。

“有公務找姍姍。”

那女人的臉色緩和了。

“咳,嚇我一跳,還以為遭小偷了呢……姍姍已經搬走了,房子我租下了,和我老公住在這兒。”

這又是一個意外。湯感到他正在失去最後一個找到姍姍的線索。

“知道她搬哪去了嗎?”

“不知道。”

“什麽時候搬走的?”

“大概15天前。”

也就是說,姍姍在辭職的同時就搬走了。

湯問北光:”姍姍在深圳有親人嗎?爸爸媽媽?”

“沒有,她是一個人來的,從廣州郊區。”

看來姍姍這條重要線索真的斷了。

“我們可以進去看看嗎?”湯對新家的女主人說。

“可以。”看得出女主人對警察還是很信任的。

女主人打開裏麵的新門。

“這新門是姍姍搬走後你們新安的吧?”在進門的時候湯問。

“外麵是原來的門,裏麵我們是新安的門。請進吧。”女主人回答。

房間不算太大,但布局很合理,一個客廳,兩間臥室。湯沒看過姍姍的家當時布置的是什麽樣,但應該說新主人收拾得比較講究,家具不多但很適用,牆壁上掛著字畫,點綴出一種文化一種涵養。連著客廳有一個很大的陽台,麵對著海。湯來到陽台上,先瀏覽著海,忽然一低頭,他看到陽台一角上堆放著一些雜物。

這麽好的陽台不應該堆放這些雜物。這和新主人布置房間的風格可是不一致。

“這是你們家的雜物?”湯問。

“哪呀!這是姍姍的,”女主人有些抱怨地說:“她說先放在這裏,不拿了,我們也沒有用,還占地方,又不雅觀……”

湯愣住了,他感覺自己大腦裏突然閃過一道意念?是什麽意念?絕對是和女主人剛才的話和麥迪的死亡案有關的,絕對是一種突破性的靈感。

那一刻,湯不敢說話,也不敢動,就那樣站在陽台上麵對著那堆雜物,生怕一動那閃光的意念就沒有了。他在努力捕捉著這種靈感,他知道自己現在的形象一定像中風了一樣,或者被人施行了定身法。

湯忽然問方:“還有飛往東北的飛機嗎?”

“有。”

“什麽時間起飛?”

“好像是晚上。你問這幹什麽?”

“我們要馬上回去。”

梅說:“你瘋了,我們還沒完成任務。”

湯叫道:“我們的任務是什麽?不是找到姍姍嗎?姍姍在哪?她把公司的工作辭了,她把租的房子退了,她獨身一個人,肚子裏又有孩子,她能搬到哪去?姍姍一定去了東北,一定找麥迪去了。姍姍隻帶了一些隨身的東西,其他東西她帶不了,就仍然放在這個家裏的陽台上……另外,家夥,你想想,姍姍一定是在東北我們生活的那座城市裏,因為我們剩下的那把鑰匙就是她在東北那個新住處的,麥迪死前那失蹤的一個半小時就是到姍姍那裏去了。麥迪是在姍姍那裏喝的外國酒,服了興奮劑……”

夜晚降臨的時候,湯和梅又登上了飛機。

湯和梅返回東北時乘座的飛機好像還是那種“麥道”型機,好像還是來時的那個位置,梅卻沒精打彩的。

“第一次來深圳,板凳還沒坐熱就走了,也沒來得及轉轉,深圳的什麽景色也沒看見……夥計,沒勁!”

湯仍然閉著眼睛。

“別嘮叨了,家夥,看看窗外吧,飛機夜間起飛也是一大景觀。”

梅向窗外看去。

夜晚的機場像一位華麗的貴夫人,渾身珠光寶氣的——那是機場各種夜航燈。

飛機開始滑行了,跑道兩側星星點點的夜航燈一閃而過,開始還能看出一個一個的閃光點,逐漸光點模糊了,由光點變成光線,隨著飛機速度的加快,終於拉成了一道道流光溢彩的光鏈。

飛機升空了,腳下看不見水的海,卻看見了燈的海。

警車像一隻藍色的大蜥蜴一樣,警笛不嗚,警燈不亮,悄無聲息地在勝利小區穿行,最後停在那棟9409號統建樓下。

那是一座點式樓,樓房的主體部分是直線型的,頂蓋是硫璃瓦的,體現了一種現代建築藝術和傳統建築風格的結合。這座樓奸像剛剛竣工。從窗戶和陽台上掛的東西可以看出,有些樓層已經賣出住上了人,有一些還沒有賣出去空著。

已經是中午了,正是吃午飯的時候,樓下很少有人走動。一個賣麵食的小販在遠處叫賣著,聲音裏透著焦急和希望。

湯和梅從警車上下來了。

接著下來的還有顏妤。

他們今天要見一位神秘的客人,這個客人和麥迪身上的最後那把鋁合金鑰匙有關。

從麥迪身上發現的那串鑰匙一共7把,那六把都找到了打開的鎖,現在隻剩下這一把鋁合金鑰匙沒有找到用處了。

這把鋁合金鑰匙是“三菱”牌的。

湯和梅從深圳回來以後,就馬不停蹄地對這把鑰匙展開調查。

辦法是最原始的——撤大網。

從大範圍開始,逐個排除,逐漸縮小範圍,最後確定目標。

警察們分成若幹個小組,拿著那把鑰匙的複製品,在全市所有賣五金的商店調查,最終在市五金公司找到了線索。

據五金公司銷售科的業務人員回憶,這批“三菱”牌門鎖是市五金公司直接從廠家進的貨,貨進來後沒有上門市零售,通過推銷員的作用直接將這批門鎖全都轉讓給市房產開發公司了。

警察們又調查了房產開發公司,房產開發公司說這批“三菱”牌門鎖全部用於勝利小區新建的統建樓上。

警察查找了購買統建樓商品房的住戶名單,沒有查到麥迪的名字,卻意外地查到了姍姍的名字。

姍姍買的那套商品房是9409號樓2單元3樓6號。不用調查也就知道了,這一定是麥迪以姍姍的名義買的。

警察估計姍姍現在就住在那裏。

今天,警察帶著顏妤來,就是要她和姍姍直接接觸。

湯領著梅和顏妤,拾階登上了2單元3樓。

在6號門前,他們停住了腳步。

梅要敲門,被湯攔住了。

湯將惟一剩下的那把鋁合金製鑰匙伸進門鎖內。門鎖無聲地轉了兩周,“啪”地一下房門被打開了。

他們三人走進房間。

這是一套三室一廳的住房,好像還沒有完全裝璜好,散發著一種裝飾材料的氣味兒,但收拾得幹幹淨淨。客廳裏沒有人,他們繼續在房間裏尋找,在那間寬大的臥室裏,見到了一位躺在席夢思上的年輕女人。在女人身邊床頭櫃上,擺著一幀彩色照片,照片上是幸福的麥迪和這位甜美的女人。

眼前的女人和照片上的女人也有所不同,因為她已經懷孕了。

她的腹部高高地隆起,已經沒有漂亮女人那種誘人的“三圍”了,臉上有幾塊褐色的蝴蝶斑,其中還有一塊長在鼻梁上,但她仍然很美,而且臉上洋溢著一種女人要做母親時的幸福與驕傲。

顏妤先叫起來:“就是她,我在我丈夫的皮箱裏見過她的照片。”

“我叫姍姍。”那姑娘緩緩地坐起來,她並不驚慌,仿佛知道他們是誰,也仿佛知道他們要來似的,更仿佛她是在等著他們的到來。她身上散發出的那種高雅的青春氣息,令顏妤目瞪口呆。

“我們是公安局的。”湯說。

“我猜出來了,別人不會有這個家的鑰匙。你們請坐,想知道什麽,我會把一切都告訴你們的……也包括這位大姐。”姍姍是指顏妤。

姍姍從床上下地,穿上一雙肥大的拖鞋,極有分寸地讓座,倒水,然後她坐到沙發對麵的床上,一切都做得從容不追。

“你知道麥迪已經死了嗎?”

“知道。”姍姍的眼睛開始有了亮晶晶的東西,但是她忍住了。

“從哪知道的?”

“我給他公司打過電話,公司的人告訴我的。”

“你去看過他嗎?”

“到哪?到公安局解剖室?我沒去。”

“為什麽不去?”

“我怕它把自己纏進去,也怕自己受不了那場麵,對肚子裏的孩子不好。”

“你和麥迪到底是什麽關係?”顏妤忍不住問,那神氣橫橫的語氣讓人感覺顏妤遠沒有她的情敵那樣有氣度。

“你先告訴我你和麥迪是什麽關係?”姍姍反問。

“我和麥迪是夫妻關係。”顏妤理直氣壯地說。

“哦,你就是那個女人。”姍姍的口氣裏透著輕蔑。

“你和麥迪到底是什麽萊係?”

“我和你一樣。”

“什麽,你們也是夫妻?”

“你不相信?”

姍姍回身從床邊的一個提包裏拿出一個本,遞給顏妤。

“看吧,這是結婚證書。”

顏妤看了半天,然後把結婚證書摔在床上。

“他重婚?!這怎麽可能怎麽可能……”

“這是事實。”姍姍仍然很冷靜地說:“麥迪是重婚。”

一直沒說話的梅說:“知道麥迪有家室你還和他結婚?”

姍姍輕聲歎了一口氣。

“開始我並不知道,我問過麥迪,他沒告訴我,他對我撒謊了。我也是不久前剛知道的。但是,唉,生米已經做成熟飯了。一個女人,已經以身相許對一個男人,還能有什麽辦法。”

湯說:“你詳細說說,到底是怎麽回事?”

梅拿出一隻小錄音機,擺在姍姍麵前。

姍姍看了一眼那隻小錄音機,她那雙好看的鳳眼中閃著亮晶晶的東西,不過,那已經不是淚花了,而是一種由於憤怒而從瞳仁深處進出的火花。

“……也許你們已經知道了,我是深圳益達貿易公司公關部的工作人員,在那個崗位上認識了麥迪。起初,我隻是代表公司為聯係業務的麥迪服務,漸漸地,我對他有了感情,他很有風度,事業上又很成功,對女孩子很知道體貼。

“我知道他比我大個幾歲,但是我認為年齡夭一些的男人更成熟,成熟的男人可以集父之愛、丈夫之愛於一身,成熟的男人比起毛頭小夥子要讓我覺得有一和安全感……後來,我們有了那種關係,我們同居了。

“我們的同居隻是在深圳,在麥迪去深圳辦事時,我們就臨時租套房子,過一段甜蜜蜜的小日子。我並不為沒結婚就有*而感到難為情,把自己的身和心都完完全全地交給自己心愛的男人這沒有錯……”

說到這姍姍看了顏妤一眼,她知道作為女人,顏妤對她這番話一定反感。但是,她必須說,因為這就是她經曆的生活。

“……當時我並不知道麥迪已經有了妻子,他對我說他是獨身,他用一句什麽人的名言為自己的獨身做出了解釋,那位名人說:‘一個真正的男人要先立業,後成家’。當然,他還有很多理由……”

姍姍苦笑了一下,她有意識地停頓了一下,她甚至看了一眼錄音機轉不轉,在這期間她又遞給湯一支煙,她也沒忘了把顏妤跟前的茶杯友好地向前推了推。

“……雖然我和麥迪同居了,但是我還是盼著結婚。女人這一生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結婚。結婚是一種法律程序,是一種神聖的儀式。

“我不像現在有些女孩兒那樣,那些女孩兒幹脆就宣布自己獨身,以保持自身的自由交往。我不行,我雖然也算個現代女孩兒,但那種現代隻是外表的,我的內心還是被傳統意識占據著。

目錄 設定 書架 書頁
×
加入時間章節名
暫無書簽,點擊閱讀器右上角可以添加書簽哦~
×
閱讀主題:
正文字體:
雅黑 宋體 楷書
字體大小:
A- 16 A+
×
加入書架

喜歡這本書就加書架吧~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