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網婚桎
章節目錄

第二十三章 情劫

書名:情網婚桎 作者:嫣然輕笑 字數:6835

“可惜,我不想見到你。”看著滿地破碎的鏡片,湛隱聲音一沉,重新看向了韓綺。

韓綺沒有理會湛隱,她雙眸仍舊緊緊盯著那些神武鏡的碎片,那鏡框還在她的手中,她咬了牙,俯下身便去撿那些碎片。

若是拿回去真武閣找玄師叔修一修,也許還能夠修好。韓綺在心裏想著,隻是看到那鏡片裏麵什麽也沒有,她心中仍是不禁亂了起來。若是修不好怎麽辦,若是今後都見不到孤月瀾又會如何?

她發現自己竟是沒有想過這個問題的。

韓綺雙手被那些碎片刺破也無所知覺,她將近前的碎片全部撿回來用布包包了起來,而就在她做這些動作的時候,湛隱什麽也沒有做,他隻是看著韓綺,等到韓綺重新站起身來,他才道:“我記得你。”

“什麽?”韓綺自知自己絕不可能見過湛隱。

湛隱接著道:“在孤月瀾房中的畫像上。”

韓綺明白了過來。那副畫一直掛在孤月瀾赤霄城中,湛隱看到過那幅畫像應當也是理所當然的,隻是她不明白湛隱為何突然說起這件事情。

湛隱又道:“我明白了。”

這段一萬年前後的因果,他應是看出來了。

所以下一刻,湛隱攤開了右手,手心幾縷紅色的光芒如有靈性般躥動。韓綺聽見他道:“抱歉,你必須死。”

韓綺沒碰到過殺人之前還要先道個歉的神,隻不過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因為這話說完,湛隱手中的赤芒便朝著韓綺直襲而來,韓綺站在原地無法挪動半步,竟隻能眼睜睜看著那一道光落下,那是一種與方才完全不同的力量,那是一種死亡的氣息。

上古六神各掌一方,湛隱之力量所代表的含義便是死亡。

韓綺看著那道代表著死亡的光芒即將落在自己身上,一時間神思卻恍惚了起來,她突然想到了孤月瀾,想到那個人在鏡子那頭淺淺笑著的模樣。

一個念頭在她的腦中一閃而過。

到底應該用什麽來抗衡死亡的力量?

創造。

孤月瀾所代表的,就是創造。

韓綺眸光微微閃爍,手上飛速的動了起來,將那本混沌書翻到了其中一頁,對著那道紅光舉了起來!

霎時之間,藍色的光自那書頁中透出,地麵再次震蕩起來,隨著這一陣動靜,整個紫微門的土地中,綠芽紛紛生長而出,在刹那之間便開作了一片芙葉花海!

而那道原本應當落在韓綺身上的紅光,卻是落在了一簇新開的芙葉花上,那朵花晃了晃,輕輕落下了一片花瓣。

原本赤紅如同煉獄一般的紫微門,這會兒竟是成了一片完全不同的景象。

“那是孤月瀾留下的東西?”湛隱看著韓綺手中的書,不知為何竟是後退了半步。

韓綺沒有回答他,她不認為自己有必要回答他。

湛隱一直未有表情的臉上,竟是多了一絲不耐:“他沒對你說過,我最討厭芙葉花?”

韓綺:“……”他壓根沒提過湛隱。

不過看起來韓綺的這番動作雖是解了暫時的危機,卻引來了湛隱更大的殺機。就在此時,赤華真人也已經捂著胳膊到了韓綺的身旁,韓綺四下看去,這才發覺南華派與離恨帶來的小妖已經鬥得死傷慘重,而劍宗宗主紀文康雖是與離恨戰作平手,但情況卻也十分不利。

現今之際,退也無法,進也無法,他們一行人竟是困死在了這裏。

也不知道湛隱究竟跟芙葉花有什麽深仇大恨,他竟拂袖將自己身前的所有花統統燒盡,然後踏著星火再次到了韓綺與赤華真人的麵前。赤華真人執劍迎敵,將韓綺護於身後,韓綺卻沒有乖乖呆在他的身後,反倒是自己走了出來。事到如今,她認為自己已無什麽好怕的東西,若是當真避無可避,她也不願讓旁人來替自己爭這一刻活著的時間。

“夠了。”湛隱冰冷的一句話,算是將一切做了了結。

然後赤紅色狂狼鋪天蓋地往韓綺和赤華真人而來,這一次,湛隱沒有一點留手,那已經不是僅僅憑著一本混沌書就能夠攔住的力量了。

在這般緊要關頭,赤華真人仍是未曾退步,他渾身衣袍在這狂風當中紛飛撕裂,他左手揚劍揮落,在空中落下了一道道金色的劍意,那些劍意起初顏色很淺,但隨著他的動作,卻開始變得越來越深,如同刻在石中,刻在廣袤天地之間無法消失的印記。赤華真人仍是一步跨到了韓綺的麵前,韓綺在他身後看著那枯瘦背影,感覺到麵前人的氣息在逐漸的變得不同起來。那些他刻下的劍意開始有生命一般的在風中穿梭起來,漸漸變成了某種韓綺無法看懂的文字。

韓琦知道,他在悟道。

隻是現在實在不是什麽悟道的好時機,那道狂風開始變得越來越強,叫人窒息的力量阻止了他們的行動,赤華真人舉劍在手,想要將劍抬起來,但他左手顫抖著,竟是無法再往上分毫!就在這時,一片芙葉花的花瓣隨風落到了赤華真人的劍上,赤華真人便像是被人卸了所有力氣一般,最終頹然倒地,鮮血自口中狂湧而出!

而赤華一旦倒下,那些亂風便統統往韓綺而來,韓綺指尖凝出劍意,一戰之下卻仍是無用,連赤華真人都無法抗衡,她縱然有巧勁,但根基卻相差太遠。

韓綺撐不住單膝跪在地上,喉中亦是湧出了一股腥甜。

窒息的感覺越來越強烈,韓綺微微閉目,心中清楚,這一劫恐怕躲不過了。

隻是她仍是不甘。

手緊緊拽住了地麵的一株芙葉花,韓綺抬頭,重新睜開了眼睛。

然後她覺得自己看到了一片星光。

就在她的麵前,在那些藍色的芙葉花叢中,她看到了一隻蝴蝶翩然而過,星光就跟在它的身後,漸漸的延伸開去,隔開了狂風,劃出了一片靜謐。而那些星光一點一點凝聚在一起,凝成了一個人的模樣,然後它化出了淺色的衣袍,漆黑的長發,最後連容貌也清晰起來。

十多歲的少年樣貌還沒有長開,眉眼都還顯得稚嫩,卻精致得像玉琢一般,他站在韓綺的麵前,縱然清瘦,脊背卻挺得很直,將韓綺整個都護在了身後。

這是韓綺第一次真真切切的看到孤月瀾,不是隔著朦朧的鏡子,也沒有多遙遠的距離,他就在她的眼前。就在前一刻,她還以為自己這輩子都見不到孤月瀾了。

“韓綺。”孤月瀾忽的回過頭,對著韓綺笑,那笑容似乎盡收了世間所有美好的東西,對於韓綺來說好看得不像話,他道:“我保護你。”

“嗯。”韓綺輕輕應了一聲,有幾分欲言又止。

隻是如今她也沒有了再開口的機會,因為湛隱已經到了近前。湛隱上下看了孤月瀾一眼,神情雖未變化,聲音裏卻帶了些詫異:“你以神武鏡為媒介來到這邊,你可知這樣會折損多少修為?”

“不知道,不過那沒關係。”孤月瀾眨眼道,“我是來打敗你的。”

湛隱:“你認為現在的你能打敗我?”

孤月瀾亦是道:“現在的你也剛找到肉身,誰輸誰贏誰也說不清楚。”

兩人誰也沒有再多說,幾乎是同時便出了手。

這是一場誰都沒有見過的戰鬥,沒有刀光劍影,也不需要什麽周旋,隻有最純粹的力量本身的碰撞,天地就像是被隔開成了兩個世界,一邊是熾烈的地獄,一邊是幽藍的靜海,所有的一切都在震蕩,紫微門的山門轟然之間崩塌下去,紫薇山的樹木也在崩塌,地底龜裂,許多人掙紮著落入了深淵,隻是這一切都不是結束。

所有人都在看那中央的二人,離恨與周曦目中滿是不解,他們不明白那突然出現的少年究竟是何人,為什麽能夠與湛隱對抗。

而就在韓綺身旁的赤華真人目睹了所有的過程,他睜大了眼睛瞪著孤月瀾,眼裏滿是不可置信。

誰都沒有辦法判斷時間流逝的速度,狂風驟雨般的戰鬥或許隻過了一瞬間,卻又或許有一天一夜那麽長久,隻是突然之間,那些震蕩便停了。

突然的平靜讓人難以回神,韓綺的目光一直落在孤月瀾的身上,隻是這會兒,她突然看到天際多了一道微光。

朝陽自遠山升起,晨光在頃刻間灑滿了整個大地。

站在中央的二人仍未有動作,卻在接觸到這晨光的刹那,湛隱身形一晃,目中的赤色竟是漸漸消退了下去,他依舊站在原處,卻似呆滯沒了靈魂一般,隻是木偶一般僵直著。

誰也不清楚發生了什麽事情,眾人緊張的屏著呼吸看著這一幕,不敢輕舉妄動,直到孤月瀾回過身朝韓綺走了過來。

“是我贏了。”孤月瀾對韓綺笑道,他站在不遠之處芙葉花海中,衣角處泛著星星點點的光芒,似乎即將化光消散而去。

他說得這般輕鬆,卻誰也不能說清楚這其中有多少生死交鋒,韓綺緊緊盯著他,想看看他是否受了什麽傷。

韓綺還沒開口,孤月瀾便又道:“韓綺,我能不能……抱你一下?”他說這話的時候又變回了鏡子裏麵那個膽小的少年,有些猶豫又小心地觀察著韓綺的神色,生怕被韓綺一口拒絕。

隻是下一刻,韓綺便拉過他的手將他往身前一帶,然後緊緊地擁住了他。

目錄 設定 書架 書頁
×
加入時間章節名
暫無書簽,點擊閱讀器右上角可以添加書簽哦~
×
閱讀主題:
正文字體:
雅黑 宋體 楷書
字體大小:
A- 16 A+
×
加入書架

喜歡這本書就加書架吧~

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