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網婚桎
章節目錄

第八章 誘惑

書名:情網婚桎 作者:嫣然輕笑 字數:6332

8.誘惑

對於男人來說,還有什麽能比女人更影響他的生活?

7年前,顏妤曾經給麥迪看過手相,說他這一生要經過三個女人,當時他並沒在意,誰知卻被顏妤言中。

做為男人,麥迪原來以為有一個女人就足夠了,所以,和美馨結婚以後他曾經滿足過,雖然美馨比他的年齡大一些,雖然美馨的相貌一般和他不很般配,但他並沒有什麽非份之想,一心一意地和她過日子。

後來麥迪意外地遇到了顏妤,顏妤年輕漂亮,勝過美馨十倍,風風火火的顏妤在幾天之內就把他俘虜了。為了顏妤麥迪拋棄了美馨,顏妤是麥迪生活中的第二個女人。和顏妤結婚之後,麥迪也以為自己的豔福到此為止了,不會再有女人出現在他的生活中了。可是,他沒想到,在和第二個女人結婚7年之後,他又遇見了第三個女人姍姍。

啊,姍姍,這隻可愛的小鳥是怎樣落到自己這棵梧桐樹上來的呢?

麥迪的心思一下子來到了一年前的那個夏天。

那是麥迪第一次到深圳,和深圳益達貿易公司談一筆生意。

和麥迪一起去的還有公司業務部經理。

下了飛機,看見廣場上很多舉著接機牌的人,其中有一位小姐舉著寫著“麥迪”名字的接站牌子。

麥迪和業務部經理向小姐走去。

“我們是從東北永泰貿易公司來的,這是我們路總經理。我是業務部經理。”業務部經理向那位小姐自我介紹。

“歡迎你們到來,我是益達公司公關部的姍姍,公司派我來接待你們。”

那個姍姍的女孩說著,她的聲音很甜脆,讓麥迪馬上聯想起在哈爾濱華梅西餐廳裏吃過的蘋果餡餅兒。姍姍說著,還像日本人那樣向兩位客人鞠了一躬。

當時,麥迪看著姍姍就覺得自己眼前仿佛掠過一陣清爽的海風。

姍姍比顏妤年輕,那年才21歲。什麽叫”豆蔻年華”?那就叫豆蔻年華,21呀,那是女人最漂亮、最性感的年齡,好像用什麽辦法也掩飾不住女人在這個時候從身體內溢出的青春的朝氣和魅力。

姍姍是個高個女孩兒,渾身上下長得極豐滿,身前身後都是鼓鼓溜溜的,唯獨腰部細細的,好像一把就能掐過來似的。她有那種好看的丹鳳眼,眼睛中流露出純情的目光。她的鼻子很嬌媚,微微翹著翹起一種浪漫。她的嘴唇非常豐滿,而且非常鮮豔,這種豐滿和鮮豔並不是靠唇膏帶來的,完全是由天然的生命和青春造就的。

她的頭發濃黑而飄逸,讓人聯想起電視裏做的什麽洗發香波的廣告。也許是深圳天熱,也許是年輕姑娘的穿衣所好,姍姍穿短褲,不穿彈力長襪子,*著光潔的大腿和纖細的小腳,使麥迪忍不住多掃了幾眼。

“給你添麻煩了。”麥迪客氣地說。

“不客氣。”姍姍接著對業務部經理說出一件意外的事情。“因為你們乘機不能開電話,所以我們公司剛剛接到你們公司的電話,說你母親突然病重,讓你馬上回去。”

業務部經理是個孝子,一聽這事兒,臉色都變了。

“現在還有班機嗎?”

“有,再過兩個小時起飛,機票我們都為你準備好了。”

姍姍遞上機票。

“太謝謝了,路總,那我……”

“你就不用到市裏了,在機場再等兩小時回去吧,深圳的事我自己辦。”做為總經理麥迪為業務部經理開了綠燈。

結果,接站的”公爵”轎車隻把麥迪一個人拉到了賓館。

一位名人說過:生活中偶然的一件小事兒,往往就可以改變整個曆史的進程。對於個人也是一樣。

業務部經理因事突然離去,就決定了麥迪第一次的深圳之行要發生一些業務部經理在時不可能發生的事情——而那些事情徹底改了麥迪今後的命運。

姍姍已經在賓館為麥迪安排好了房間,她把麥迪領到房間。因為他是第一次到深圳來,姍姍交給他深圳市地圖,告訴他賓館的電話的使用方法,幫他調試好空調,安排宴會……直到益達公司的經理們前來接風宴請,她做的事情足以證明她是一個合格的公關小姐,一切都安排的特別周到,特別得體。

接下來的那些日子裏,姍姍的接待工作做得很出色。

每天早晨麥迪洗漱完了後,她就在餐廳給麥迪打個電話請他下來吃早餐;然後她把”的士”叫到賓館門前,陪他到公司辦事;中午陪同麥迪從公司回到賓館,陪他吃年飯;下午再陪他去公司;晚飯後有時陪他逛逛夜市,在他休息前才很有禮貌地離開。有時麥迪的思維都產生了錯覺,好像姍姍不是對方派來的接待人員,而是他自己帶來的秘書。

是的,麥迪把姍姍當做了自己的秘書。

或者在心裏把她當做了自己的小妹妹。

在那些日子裏,麥迪也隱隱約約察覺出姍姍對自己的一種特殊的關注和關懷;雙方開始會談時,姍姍總是用目光注視著他,等他注視她的時候,她又將自己的目光避開了。有時候隻有他倆在一起的時候,她會忽然莫名其妙地臉紅,一副公關小姐不應該有的手足無措的樣子。

有一天他回到賓館時,發現自己換下來的襯衣已經被洗幹淨晾在陽台上了,這不是賓館的服務範圍,肯定是姍姍幹的。特別是有一天晚上臨離開時,姍姍的表現使麥迪感到她的關心已經超出了公務交往的程度。

當時她已經向他告別,要走出房間門時又回來了。她遲疑著好像要說什麽事兒,但是又不好張口。

“姍姍,有什麽事嗎?你說吧。”麥迪問道。

“這家賓館……有時候半夜有小姐給單獨住宿的客人打電話,”一向靈牙俐齒的姍姍忽然口吃起來,紅著臉說:”都不是什麽好事,路總你要……”

麥迪點點頭。他明白姍姍說的意思了。

同時,他心裏也明白了:姍姍在替他擔心,姍姍的這種擔心不僅僅是從益達貿易公司的角度對客人的關懷,還是一種女人對男人的特殊愛護。

當天晚上果然遇到了這種事情。

大約11點半的時候,麥迪剛迷迷糊糊睡著,身邊的電話就口向了。

他接了電話。

“933房間嗎?”一位小姐在電話裏問。

“對。”麥迪睡意朦朧地回答。

“你好,我是美容院的。”小姐在電話裏說:”請問,先生,您需要小姐為您提供按摩服務嗎?”

麥迪感到心跳,這是他有生以來第一次接到這樣的色情電話,他知道這種“按摩服務”的深層次內容,當時他的覺一下子就醒了,既感到緊張,也感到興奮。

他沉默了幾秒鍾,對方在等他的回答。

“不要。”

終於他還是拒絕了。

放下電話麥迪想:自己為什麽拒絕?好像是憑著一種本能。一種做男人的防護意識。他並不想在自己出差的時候弄出嫖娼醜聞。

第三天晚上仍然那個時候來了那種電話。

這次麥迪沒有馬上放下電話。他在考慮如何回答和處理這個電話。說心裏話他有些動搖了。因為這次來深圳是他一個人,平時工作時還能分散注意力,不去想那些男人的事情。到了晚上連個陪著嘮嗑的人都沒有,寂寞得很。另外,一個人外出也少了約束,少了製約,使他有時難免不想入非非。

特別在這種夜深人靜的時候,當隻有他一個人躺在寬大的雙人床上時,他感到一種男人的需要,這種需要又很強烈,他多想有個女人能躺在自己的身邊……這種半夜來的電話仿佛知道獨身男客人的此時此刻的心境。

他知道這種電話能滿足他的需要,他準備多和小姐嘮幾句,起碼他想知道這個電話所包含的進一步內容。

“對不起,我沒有經過這種事情。”麥迪說:“小姐,你說的按摩是什麽意思?”

“隻要進了您的房間,隨先生您的便。”小姐這樣回答。

“服務時間多長?”

“也隨您的便,如果需要可以陪您一夜。”

“費用……”

“按摩費每小時150元,小姐的小費另算。”

“什麽樣的人?”

“您可以挑選,我們先派上去一個,不滿意我們再換。”

麥迪又沉默了幾秒鍾。

目錄 設定 書架 書頁
×
加入時間章節名
暫無書簽,點擊閱讀器右上角可以添加書簽哦~
×
閱讀主題:
正文字體:
雅黑 宋體 楷書
字體大小:
A- 16 A+
×
加入書架

喜歡這本書就加書架吧~

加入書架